<th id="zqr9m"></th>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legend id="zqr9m"><pre id="zqr9m"></pre></legend>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s id="zqr9m"></s>
    1. 手機版 最近更新
      導航: 主頁 > 隨筆 > 隨筆美文 >

      那時我們很年輕

      更新時間: 2017-03-12 閱讀:

        那時我們很年輕

        劉艷

        實驗幼兒園的譚杰老師,是一位有才氣有活力的青年男教師。年末要給學校做一個記錄片,總結學校一年的工作成績,回顧老師們學習生活的點點滴滴。

        一周前的上午,我正在開會,手機振動,有短信進來。是譚老師發來的。

        他說:今年的記錄片,能否請您為實幼的老師送一份祝福。知道你忙……幾句即可……

        我回復:可以。

        譚老師的雀躍之情透過手機都能感受到。他說:謝謝太好了您太好了。

        大概他認為冒昧提要求,有難度,不會那么容易答應的;蛘邔Ψ酵普,敷衍工作忙之類的話,也是很正常的。

        倆人約好,第二天上午他來我辦公室錄像。其實,我應該感謝譚老師,給我一個抒發感情的機會。

        我的工作履歷表第一欄里總是填寫著江陰實幼這個名稱。它是我走出校門的第一個單位。當年大學生是國家包分配的,一般都進機關事業、文化教育等大部門。我們那一年,由于特殊原因,大學生分配的很不好,很多去了基層單位或者邊遠地區。我來到了實幼。別人介紹我時,經常要帶一句:這是第一個到幼兒園工作的大學生。

        到實幼的第一周,學校開會,每人談談個人的政治思想情況,相當于現在的民主生活會。我記得我們那一組的話都讓我一人說了。講五四運動的民主自由,講西方哲學認為人是一個完整的整體。講美國教育家杜威的教育思想。我把會議當作學校的講臺了,講的慷慨激昂,臉兒又漲又燙,手心里捏了兩把汗。兩條腿在桌子底下姿勢都僵掉了。不亞于中師實習第一節課時的高度緊張。講完了,慈祥面容的老教師眼神溫和,一言不發,只是微笑。小老師繃緊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看著我。眼神里滿是驚異,還有一絲仰視。最后園長講了一句話:到底是大學生,講的我們都不知道,蠻好咯,今天大家學習了一場,會議結束!

        現在想來,那時的我,真是太幼稚了,不知天高地厚,不諳人間煙火。象牙塔里剛熏陶出來的,還一塵不染呢。但年輕時的銳氣傻氣現在再也找不回來了,我們只能遙想當年的自己是多么年輕。

        大概三四月之后,鎮教育科請我去給全鎮的幼兒老師做專業講座,后來又在市里講了一場。我的大學同學也來捧場,在教室后面聽課,課后開小會,給我分析得失。會場里的小老師,聽課時時走神,不時偷窺后方,互咬耳朵,欲言又止。大概這倆男大學生對她們來說,也很稀罕了。很多年后,老師們都記得這兩場講座,她們印象最深的是,我穿一件粉紅粗毛衣外套,一條牛仔背帶褲。還有后面兩個意氣風發的男大學生。

        實幼那時都是年輕教師。20歲剛出頭的小丫頭,個個像花兒一樣。追求的小伙子很多。小顧老師,說話輕輕細細的,身體柔弱,一副林黛玉弱柳扶風的樣子。每月病倒一次。老園長總是嘆口氣說:咯個小顧,怎么辦呢,身體這樣不好法子。小顧有個未確定關系的男朋友,在隔壁的建筑設計院上班。小顧猶猶豫豫,遲遲不肯交出芳心。男生來校找她,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樣子。有一天,小顧當班忽然暈倒在教室,一群老師慌得六神無主,情急之中不知是誰,跑去設計院叫來男生。男生平日斯斯文文、慢條斯理的,那天是飛奔到幼兒園,沖上三樓,單腿跪地,連聲呼喚,見小顧沒有任何反應,一把抱起她就沖向醫院。男生似一陣旋風,刮過之后,老師們目瞪口呆,久久沒有反應過來。小顧病好之后,倆人的關系就確定了。老園長提起男生,一臉笑咪咪:小顧有福氣的,這個小伙子好咯。

        阿梅老師因為聰明,腦子靈活,算賬筆筆清,就兼職做學校的出納會計。找男朋友也是挑挑揀揀的。在一場婚禮上,阿梅做了伴娘,Y先生做了伴郎,倆人相識了。阿梅也扭捏遲疑了一陣子,還討教我要不要談下去之類的話,我苦口婆心費了不少口舌。Y先生比阿梅大好幾歲,機關里的青年頭頭,社會經驗豐富,屬于當時先鋒前衛青年。請阿梅和老師們去唱剛興起的卡拉OK,大家沒見識過這種新娛樂方式,也沒有當眾唱歌的膽量,Y先生卻唱起一曲深情款款的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嗎?》這首柔情的歌曲連同Y先生的深情目光,一定瞬間打動了俏麗的阿梅。沒多長時間倆人就結婚了。鬧新房時新娘一臉嬌羞,低首含笑的樣子被抓拍下來,掛在她家新房墻上好多年。有趣的是7個月之后他們就迎來了一個胖寶寶。這才明白,阿梅當時的裝腔作勢,都是做做姿態的,倆人其實已經好上啦。

        實幼的校園不大,兩幢樓之間是一個音樂廳,老師們早晨上班,一起集中在音樂廳前做早操,一套廣播操下來,身體熱了,心情舒爽了,進教室迎接孩子們的到來。年終的時候,幼兒園開始搞新年聯歡會,可以帶家屬參加,大家都挻興奮的。其實也沒什么特別準備的,湊在一起,一人表演一下節目而已。有彈奏鋼琴曲的,有跳采茶舞的,有跳新疆舞的。輪到我,自告奮勇上臺表演的,不是我,是我的先生。先生上臺唱:二只老虎,二只老虎,跑的快,一只沒耳朵,一只沒有尾巴,真奇怪……這首兒童歌曲很簡單,給先生演繹的熱氣騰騰?鋸埖谋砬,配上老虎的左顧右盼,詼諧幽默的唱演結合,贏得滿堂喝彩,聯歡會的氣氛一下子就熱鬧起來了。這段表演也成了一段難忘記憶。

        我在實幼的第一年,坐辦公室,不進班。有時會臨時替老師頂一下班。我最愛給孩子們講故事,我的普通話好,聲音好聽,孩子們聽的時候小眼睛亮亮的,神情很專注,真覺得他們是一群可愛的天使。但經常我是管不住他們的,下了課,教室里成了麻雀窩,好多條小腿到處奔跑,好多聲音燴成一個小馬達,急的我不住地叫:誰最聽話,獎勵一朵小紅花。一段時間,我帶大班的數學課,那時還采用傳統的教學法,教孩子們數數,做簡單的加減法。我大概沒有強迫孩子學會的想法,教的比較隨意。主班的張老師,非常著急,覺得孩子們的學習任務沒有完成,背著我偷偷重新補教孩子。我感覺自己拖了張老師的后腿。

        在實幼的這些僅有的一線工作經歷,美好的體驗,或是難堪的體會,都化作職業生涯的養分,在若干年里都像絲一樣經常抽出來,織進每一天的工作中。

        我很快離開實幼,開始全新的工作。但從未真正遠離實幼,這里始終是教育改革的熱土。我的許多教育想法都在這里實現。還記得開展幼兒園角色游戲研究的時候,一有時間我就去蹲班,觀察孩子們游戲,和老師們一起開展研究。小班剛入園的孩子,一點點小人芽兒,還帶著奶香味兒。老師給男孩準備一條領帶,問他:想做一個爸爸嗎?點點頭,接過領帶去做“爸爸”了。給女孩準備一條圍裙,問她:想做一個媽媽嗎?點點頭,接過圍裙去做“媽媽”了。到學期末去看“爸爸”“媽媽”們,玩得不亦樂乎,燒飯、打電話、照顧寶寶……煞有介事。小人芽兒一天天長大了,那些厚厚的觀察記錄,那些反復研討的教育策略,編寫成了一本書,榮獲了2012年人民網當年最受教師歡迎的一百本書之一。

        校園里當年種下的香樟樹、銀杏樹、玉蘭樹,已經長成參天大樹了,時間就這樣悄悄溜走了。

        譚老師如約來到我辦公室,架起攝像機。對我說:這是一個神秘祝福,在年終總結會的最后才公開,給大家一個驚喜。

        好的,給大家一個驚喜。

        面對攝像機,我一開口,報出了一串熟悉的名字:阿梅、秋菊、玉兒……

        作者單位:江蘇省江陰市教育局

        聯系電話:13384667198

        通信地址:江蘇省江陰市環城東路18號

      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

      摘抄美文
      美文 隨筆 經典美文 感悟 陽光明媚 文章閱讀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
      18禁止观看的黄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