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qr9m"></th>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legend id="zqr9m"><pre id="zqr9m"></pre></legend>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s id="zqr9m"></s>
    1. 手機版 最近更新
      導航: 主頁 > 美文 > 空間美文 >

      在這夭折的時光里

      更新時間: 2017-03-11 閱讀:

        我叼著煙,歪著頭,坐在電腦前想,此刻我是不是羽化仙登了?夜幕完全蓋住了大地,包括我的窗戶口,那個我無法穿出的地方,那外邊是一個迷茫的無情的世界。那個世界一分為二地分成兩個部分,死氣沉沉的往下墜著,有誘惑力的迷人的往上浮著,我的歡快的情緒追隨著后者,它能激起無盡的想象;搖來擺去的意識卯足了勁要穿越時空,激勵那些神秘的經驗,不漏掉一點足以發出歡笑的趣味。

        我這么傻想著,便有了種種的情由,從桌底拉出鍵盤,開始敲擊我的夢,F實的幻影一層層浮凸上來,無邊無際的交錯疊積的感受隨著我的心緒漫上了我的視野,幽深的,浮浪的,堅硬的,游移的,今晚,我開始和自己的夢一起踏上一條說不上是歸途,亦說不上是前進的幻境迷宮。

        我生來就是孤獨的,我的內心有一個自在運轉的發動機。

        具體到一個具象,我又是一個動物。這個被忽略的動物有一天像一條狗一樣從我的身體里跳了出來,它有一口好牙,有灰塵不掃的皮毛,我對之依戀不已。自從它學會了抖著尾巴漫步人生,四周的空氣立刻就滑溜溜地將四季的變遷,手法熟練地翻頁給它瞧,你看!傻瓜狗,秋天來了,看見樹葉落下沒有?你也如這落葉一樣,發了黃,很快要蜷曲到泥土里去。

        在這之前,泥土漫過你的頭顱之前,比如漫過你那張推動消費的嘴,戀愛的胡話也是從其中故作深情地沖出來的,為此,你會想起你的心就此打了將近一個禮拜的顫抖。

        這之前,你的每分每秒都跳的那么清脆悅耳,浪漫溫情得迷人,比如青春的萌發,那種原始的野狗體內所激發的響當當的銅鈴聲,像深宵的沉悶的鑼鼓,敲在四周的墻壁上,那壁上暗影婆娑,如一群小鳥的幽魂,化做了一個個少女花影般的春夢,淺薄至此,寒意不由地倒流往你的腳趾。

        推推搡搡就到了人間的一個奇妙的境地。透過我的眼睛看,那些推搡的人一個個都是此行的熟手,他們親切的面孔像腳下的泥土,突然長高了,這時你退一步,那土層就朝前進一步,帶著歡樂前進,吹著口哨貼近你,抵住你剛想轉身的胸前,然后,在你的胸前打上泥印。

        直到今天,你還一身土氣,比如你大口拔著碗里的米飯,兇猛地咽下,伸手夾菜時,那兩根筷子在幾只白碗碟上如飛鳥覓食歸巢一樣迅疾而匆匆,你匆匆飛掠,浮躁由此覓食的渴望所修煉而成。你浮躁,如一個急不可耐的刺猬一樣,將你所有的尖銳都插進自己的食物里,開始是嘴,然后是身子,你主動收縮那些利刺,直到進入到食物那內部的芬芳中去,你稱之為陶醉。

        你這個皮糙肉厚的刺猬,也長有飛翔的翅膀,比如那種搖頭晃腦的搖擺仿佛穿越樹影的姿態就迷倒了不少森林里那些酷愛奇跡的漂亮mm,她們花枝招展而來,帶著迷戀哲學的向往而來,走起路來,仿佛來不及抬腿而呈現舞蹈般的迷醉姿態;她們把你當成一朵千古奇葩,一路聞風而至,擺脫了父母的糾纏,騰出一雙空空的妙手,白如凝脂,如纖毫的白色花瓣朝著羞紅的黃昏霞光癱軟,把你的夢囈一絲絲地牽引出來。從此你開始穿一件寬敞的披風,把你的菱角尖刺包裹在一團黑霧中,看上去,十分地酷。

        品嘗戀情的滋味,有著狗一樣的嗅覺。你知道在自己身體的某一時刻,如望月的狼一樣需要狂嗚的發泄。它說來就來,快如深海的潛流,巨大的沖擊力和摩擦力似乎要掀開你的皮膚,沖入峽谷和深淵中去;那個幽冥的去處,死亡像一條餓虎一樣等在絕壁上,凝望著你,盼望著與你匯合,把你的一切一寸寸拿來磨牙。

        那些女人赤足而來,如凌風的仙子,沿著古老的棧道,對那些凝凍的轍痕都視若無睹,那些沉重的喘息早已經從道路上消失不見,那些身影從記憶中已經抹除,被霧氣覆蓋住,響聲,響聲在空氣中無力存留。這些積富的女人,她們的美貌從各個角度彈射著形容,她們擠滿了現代視野,她們是時代的吊墜,歷史的風鈴,是生滅的根與種子。

        當我像一塊漂在時光流水中的軟木,被浪掀著,鼓著,浮著,從不得渾渾癡癡的安寧,氣定神閑的幽靜,我就斷定此去向的正確。多少死神的吆喝著要交易我的靈魂,轉眼把時光做了替換,斷了流動,那些幽冥的小小騙局,何嘗不是被深處的暗潛巨浪掀個底朝天,在水面上,波浪張開巨口一頓猛噬,何嘗有什么遺跡可轉一個富足的世道高聲拍賣?

        你說你的嘴能造出多少個喜樂的舞臺、共榮的境界、穿越的癡夢,你的骨子里那些捉摸不定的野性,排毒似的沖動,四處丈量名山大川的游子的酸腳,自然的影像和心底的幻覺所勾勒的你的生活的邊緣。在你躺下,從你的睡夢中,那些日常的刺激所誘發的冥境,糊涂的時間的旋律,消失的又快又狠;你這塊軟木,當然不愿意醒來,不愿意被一陣風或一個浪頭吹打到午夜反思的寂寞沙灘上。

        這寂寞像一個老年的時鐘,這老年躺在編著花籃的時代的水中央,水流晃晃地流動著,兩岸的飛禽往高處飛動,一層層如云似浪,發出群翼的歡快的扇動聲。這時,你支著你的腦袋,看著窗外黑乎乎中的燈光閃閃爍爍,月光淡淡的影子隱約可見,那些南國的闊樹葉搖動欲飛,背景的墻面正忙于攝錄它的投影。這些源于時間的夢幻真實的跟珍珠一樣,螢光閃閃。

        當我死了,我相信這自然的夢境依然會浮蕩不止地延續無窮個春夏秋冬,就如人生那短暫的溪流,那充滿鏡像的走廊,那些雨霧中孤零零伸向遠方的亭臺,那些寂寞的詩句,那些痛徹心扉的箴言,那些身影和表情,換一個模子,不是承續得依舊委婉精致么?

        當你死了,人間的宴席依舊準點照開不誤;情人們依舊纏綿廝守,傾吐衷言;老一輩的依然防守,年青輩的用力起腳射門。一批批的兒童帶著無限的新鮮踏足進來,他們永遠不明白遠處人生的盡頭那些離世者的淚水為何含著那么多鹽分!他們為何要痛哭失聲?貪婪者為何要最后一遍清點他的錢幣,詳細交代后事?

        讓我們忘記那些巨大的身影,忘記他們的投影,清掃那種蠻橫的覆蓋,讓我們疲憊的肩膀稍稍露出水面,撕破慣性的安眠,驅趕那些陰影中的歡笑和滿足,隨風轉的可憐的脾性,那種低等動物似的鼠眉狗眼,做一回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要愛就暢快之至地去愛,指在弦上為何不彈?手執畫筆為何不畫?你說這個世界等著你,就像一場埋伏等著你,你永遠心驚膽戰,惶惶不安,疑神疑鬼。

        不對!這一切都因為你沒有正事可做。你的眼睛已經失靈,你的理智織滿了蛛灰,那些走得好好的人用苦難驚嚇了你,你的膽囊已經干癟,垂掛在你的胸前,那么地惹眼,你有一條剪不斷的小辮子。對你,一切都枉費心機!

        我,來這世上走了一遭,還沒走完,似有仍可以走下去的可能性。當我的感覺還在飛騰,思維流轉,意象富足,我就要滿懷熱情地擁抱我的生命,讓它發出特別的光來、在黑夜中透視一滴晶亮的水,那滴水屬于我一個人,連它的光影也一并屬于我,屬于我的靈魂那翻騰不息的巖漿!哧——

      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

      摘抄美文
      美文 隨筆 經典美文 感悟 陽光明媚 文章閱讀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
      18禁止观看的黄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