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qr9m"></th>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legend id="zqr9m"><pre id="zqr9m"></pre></legend>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s id="zqr9m"></s>
    1. 手機版 最近更新
      導航: 主頁 > 散文 > 散文隨筆 >

      一樹亭亭花乍吐

      更新時間: 2017-03-10 閱讀:

        一場濛濛細雨把山巒沐浴,藍空中的白云也如剛剛漂過的絲團游移。青圃柴門,桃疏杏斜,梨黛柳綠;溪畔阡陌,清空潤馥,山高影底;驀然抬眼,撞懷梅紅粉顰,一時驚詫:昨日素襟袖,一夜著綺裾。細目哂之,無怪唐朝詩人薜維翰作《春女怨》:“白玉堂前一樹梅,今朝忽見數花開。兒家門戶尋常閉,春色因何得入來?”品味鐘嶸所言“氣之動物,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行諸舞詠”,是也。

        總以為,花是美好的象征。詩經《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庇晌锛叭,借桃紅詠嘆青春少女,妙在佳處!白谱啤悲B字更給人以照眼欲明、美人傾慕的共感,而時下令暖梅華,乍然春緒蒸蔚,連肺腑魂魄都成了花仙的領地。不禁油生“花開總有意”的牽思,難道是梅子“心悅君兮君不知”嗎!

        這青圃之地,不敢說是廝守的閨土。但四時總留下我的身影,若喬卉有思,詩文歌謠早已化為晨粉晚香。那梅子、桃妮、杏娘、梨“旦兒”在心中已然是“梅妻鶴子”,但為什么凝香不露奇,華濃妃出浴,“除卻天然,欲贈渾無語”呢!

        轉念,花其實并不是附庸風雅的女子。不是“思君即幽房,侍寢執衣巾(漢·繁欽《定情詩》)”的人,宋女嚴蕊說“花開花落自有時”!叭虑屙,蘭若空林色”,不過是審美者給花強加了感情色彩而已。也許“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那么,花的本心又是什么呢?

        一冬的靜養,一季的積蓄,一歲的反思,一時的綻放,讓人派生無限憐惜。唐嚴憚千年前就提出這個命題:“春光搏扔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杯.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我只能說,那是生命的燦爛光華。

        詩經·小雅·《苕之華》有句:“苕之華,蕓其黃矣。心之憂矣,維其傷矣!苕之華,其葉青青。知我如此,不如無生!蓖瑯邮琴p花,卻與《桃夭》產生截然不同的審美感知,從興花到憂生,此花與彼花就真的是“本心”的差異么?

        西方的馬丁·海德格爾創立了獨特的“存在美學”,認為“只要問之所問是存在,而存在又總意味著存在者的存在,那么,在存在問題中,被問及的東西恰就是存在者本身!睘榇,我思忖,或許花開就是西方接受美學里的“文本”,人們欣賞出多種多樣的感知。那么,我視花子君,執意衷情,憐其愛之所愛,是否就是一種“創造性的背離”呢?

        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通靈之花,感其所發;這或許就是生活,或許就是生命的存真。

        梅花乍吐是春天的物象,生活美好是人們的希冀,生命崇高理應得到禮贊。禪悟,花開是其物種延續的必然,從生命角度觀賞,當是自然的綺麗。人無論生憂知樂,皆是生命之花。不過,我總愛花及思,憧憬美好!

      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

      摘抄美文
      美文 隨筆 經典美文 感悟 陽光明媚 文章閱讀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
      18禁止观看的黄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