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qr9m"></th>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legend id="zqr9m"><pre id="zqr9m"></pre></legend>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s id="zqr9m"></s>
    1. 手機版 最近更新
      導航: 主頁 > 散文 > 散文隨筆 >

      二月二,打糧囤

      更新時間: 2017-03-10 閱讀:

        二月二,俗稱“龍抬頭”。這天上午,我和妻急急地往菜市場趕,準備回老家過節。

        車剛剛在菜市場對面的小區里停下,我便走下車,這時,就見一前一后兩位退休干部模樣的老人迎面走來。走在前面的那位說:“今天過二月二,打糧囤,你知道‘打糧囤’是怎么回事嗎?”緊跟在后面的那位老人若有所思地說:“知道,不就是用石灰或草木灰在地上打個圓圈嗎?”這時我回頭見兩人已走到一棟樓的樓梯口旁,先前問話的那位老人低頭看著眼前的一塊空地,伸開了雙臂,用手在那一塊空地上比量著畫圈似的,另一位老人一邊點頭,一邊也用兩手比劃著,嘴里好像還在補充著什么,兩位老人似乎很有興致。

        出于對兩位老者的尊敬,也基于兩位老人說的這事很有意思,我已轉過身來,向他倆報以微笑。這時兩位老人也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停止了交談,轉向我會意地笑了笑,彼此間有了些默契,其實這一切都是圍繞著打糧囤這個習俗的,我已猜出兩位老人都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因為對“打糧囤”的事很了解,估計兩位老人也猜中了我的來歷,因為隱約表現出了對“打糧囤”的興趣。

        我覺得兩位老者的交談非常有意思,“打糧囤”的話題一下子就打開了塵封在我腦海里幾十年的記憶,勾起了我對過往歲月美好回憶,兒時用草木灰勾畫在家家戶戶門前的一個個“糧囤”浮現在我眼前,這是那個年代鄉村的美麗畫卷?煲叩讲耸袌龉飞狭,我還在想著“打糧囤”的事兒,欣慰而急切地把剛才兩位老人議論的話題轉接給了妻子,“你知道剛才那兩位老人在議論什么?是‘二月二,打糧囤’的事兒,這倆老人挺有趣,還在樓后那里比劃著,真形象!逼拮勇牶笮α诵φf:“也就是像他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才記得用草木灰打糧囤的事兒,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妻子的話旁敲側擊地提醒了我。是啊,現在的年輕人根本就沒經歷過那個年代,他們怎么會知道“打糧囤”的事呢?就連我這個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人,因離開家鄉三十多年了,對農村的有些習俗也忘記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會忘記的更多。加之農村也多年沒有打糧囤的了,沒有觸動,很難回憶起來。再說,隨著社會的發展,每年的“二月二”,媒體也大都宣傳“龍抬頭”,鮮有提及“二月二,打糧囤”的事啦,F在慢慢想來,我已把打糧囤的故事忘在腦后不知多少年了,幸好遇見兩位老者,可謂遇著了知音,觸動了我的思緒,撥動了我的心弦,打開了我記憶的閘門,牽出了珍藏在我腦海里幾十年的童年記憶。我便對妻說:“我真該寫一寫‘二月二,打糧囤’的事了!

        農歷二月初二的節日很大,沿襲農村的習俗,稱正月里的每一天都是節日,因而過了二月二,“年”才算正式結束,二月二成了春節過后的第一個大的節日,我國北方農村過得都很隆重,也是農村打糧囤的日子,普遍流傳著“二月二,龍抬頭;大倉滿,小倉流!钡乃渍Z。這天,鄉村百姓們都在自家的天井、街門口等用草木灰圈成“糧囤”,再往“糧囤”里面放上一些五谷雜糧,寓意著來年五谷豐登,倉滿囤流,希望有個好收成,成了當年鄉村里一道道靚麗的風景。

        從我記事起,就記得二月二這天了,因為這天要吃炒地瓜豆、炒豆子什么的,還要打糧囤。而我記憶最深的就是打糧囤的事了,因這是家家戶戶的大事。那時不知什么原因,二月二這天天不亮就起來打糧囤,有時我也愛湊熱鬧,很早就起來跟著大人們打糧囤,從灶臺里掏出許多草木灰,跟在大人們身邊學著打糧囤,先是在天井中間打上一個,因天井院小,只能打個小的,再到街門口外選個位置,打上一個大的,在大小“糧囤”里面放上些五谷雜糧,就大功告成了。

        吃完了早飯,就在家坐不住了,小伙伴們一個一個叫著跑到了街上,這時就見大街上、家家戶戶的門前出現了一個個“糧囤”,這些圖案都出自鄉村百姓之手,有大的,有小的,有復雜的,有簡單的,有很圓的,有不太圓的,有白色的,有灰色的……大大小小、花樣不一的“糧囤”吸引著我和小伙伴的眼球,也引起了我們的興趣,給那個枯燥乏味的鄉村生活增添了點“調料”。

        我和小伙伴就順著大街小巷奔跑著、追逐著,到了有“糧囤”的地方就停下來,一如欣賞美麗的畫卷一樣,欣賞品評一番,看看誰家打得“糧囤”好看。有的小朋友就會說:“某某家打得糧囤真好看!庇械恼f;“某某家打得太小了,也不像個囤樣!庇^看了大半個村子的“糧囤”,累并快樂著跑回家去,顯現著意猶未盡的樣子,有時白天的歡樂走進了夢境。

        “二月二,打糧囤!边@是老祖宗們留下來的風俗習慣,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不知已流傳了多少年,F在細細想來,很有民族特色和時代意義。這一習俗還凝聚著農耕文化的豐厚底蘊,蘊含著許多寓意和情趣,寄托著渴望豐收的夢想和希望,曾讓一代代鄉村百姓津津樂道,讓一代代鄉村百姓把“糧囤”打得更圓,也昭示著更圓滿!凹Z囤”的一筆一劃里寄托著大人們的希望;“糧囤”的一圈一圈里留下了孩子們的歡樂。

        如今,“二月二,打糧囤!钡墓适聨捉蔀榱藲v史,即使在農村里也很少有打糧囤的了。這究竟是時代文明發展的必然,還是傳統習俗的流失?我不得而知,我最關心的還是童年時留下的“打糧囤”的美好記憶……

        喬顯德

      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

      摘抄美文
      美文 隨筆 經典美文 感悟 陽光明媚 文章閱讀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
      18禁止观看的黄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