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qr9m"></th>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legend id="zqr9m"><pre id="zqr9m"></pre></legend>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s id="zqr9m"></s>
    1. 手機版 最近更新
      導航: 主頁 > 美文 > 空間美文 >

      賣鞋墊的她

      更新時間: 2017-03-09 閱讀:

        1.她碰到了他

        在沒碰到他之前,她覺得這輩子她都不會對任何男人產生感情,而在碰上他之后,她知道這輩子她不會再對任何其他男人產生感情了。

        她是窮苦人家的孩子,人人都說她長得很漂亮,可是她卻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模樣,因為她是一個盲女。雖然她有嚴重的殘疾,可是她每天都要出去賣鞋墊,因為家里只有一個老娘,而且癱瘓在床。如果她不出去賣鞋墊,娘和她便會餓死。每天,娘在家做鞋墊,她則摸索著走到街頭,站在那賣鞋墊。窮苦人家的女人很漂亮但又拋頭露面是很危險的,盲女則更危險。

        那天,天很晴朗,她面帶笑容站在街頭叫賣鞋墊?墒悄亲屓擞X得幸福的陽光味道并沒有給她帶來好運,整整一個上午,她都沒賣出一副鞋墊。就在她肚子咕咕地開始叫時,一個人走到她的跟前,向她詢問鞋墊的價格。她滿面笑容向對方介紹,誰知對方一把扯過幾副鞋墊,撒腿就跑。她一下子就呆住了,她做夢都沒想到,會有人搶她的鞋墊。她不知所措地聽著那可恨的腳步聲逐漸遠去,淚水順著臉頰淌下。

        突然,只聽"撲通"一聲,似乎有人摔倒在地。緊接著,傳來一陣打斗聲。很快,一個洪亮的聲音清晰地響起:"對一個眼睛不方便的小姑娘下手,你還是人嗎?馬上回去道歉!"

        話落未久,兩個人的腳步聲來到她的跟前。只聽"撲通"一聲,腳前跪下了一個人,緊接著,"砰砰砰"的磕頭聲在面前響起,那個向她曾經詢問鞋墊價格的聲音再次響起:"姑娘,我良心讓狗吃了,鞋墊還你,你饒了我吧!"

        "滾!"那個洪亮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即一陣腳步聲遠去。

        "恩人,別走!"她急忙說道。

        "我沒走!"洪亮的聲音笑了,"我家需要鞋墊,我還沒買呢,怎么能走呢?"

        她捧起一大把鞋墊:"恩人要用,盡管拿去!"

        洪亮的聲音大笑起來:"我算不得什么恩人。我本來就是要買鞋墊的,怎么能白拿呀!再說要是我白拿了,豈不和剛才那人一樣了嗎?"

        她笑了,不知該說什么,只好幫他挑選鞋墊。

        挑完鞋墊,付完錢,他怔了一下,說道:"實不相瞞,我家人口多,許多長輩都需要特合腳而且軟一些的鞋墊,可他們腳的尺寸又比較怪,你能和我去量一下嗎?算了吧,我到別處......"

        "恩人留步!"她頓了頓,"我隨恩人去量尺寸,可是......量完之后恩人要送我回來!"

        "那是自然!"洪亮的聲音爽朗地笑了起來,在頭前引路,兩個人一前一后離開了這里。

        路過熟食攤兒,洪亮的聲音買了些熟食,用油紙包好,用手提著。那撲鼻的香氣陣陣襲來,肚子里的響聲更大了,她只能悄悄吞下口水。也不知走了多久,清涼的風拂來,她感覺出已經傍晚,不由停住腳步問道:"恩人,天色不早了,還有多遠?"

        "前面就是!"洪亮的聲音歉意地一笑,"我家住得較偏一些,我事先忘了告訴姑娘,罪過罪過!"

        對方這么一說,她倒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歉意地一笑,跟著他走進了一處院落。剛進院子,那股沁人心肺的肉香便撲到面前,洪亮的聲音有些變調地說:"早餓了吧,把它吃了吧!"

        她搖搖頭:"天色不早了,早點兒量過尺寸,我還要回家給恩人做鞋墊!"

        "還做什么鞋墊呀,你陪著我,保你以后天天有肉吃,我的小美人!"洪亮的聲音突然變得扭曲。

        她一愣:"你要干什么?我喊人了!"

        "喊吧!這是荒郊野外的破廟,看你是能把神喊出來還是能把鬼喊出來!"洪亮的聲音一陣淫笑,撲了過來。

        她拼命地廝打著?伤粋柔弱的盲女,怎么能是對方的對手,很快,她被撲倒在地,對方的手開始撕扯她的腰帶。

        "畜牲,住手!"隨著一聲厲吼,只聽一聲悶響,她只覺得身上一輕,很顯然那壞人被人踹飛出去,一陣乒乒乓乓的打斗聲過后,一切都恢復了平靜。有聲音:"小妹妹,沒事吧?"

        她聽得出來,救自己的,是個女人。她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謝謝你救我!"

        "沒事兒,壞人已經讓我打跑了,走,我送你回家!"女人怔了一下,停住腳步,沒有過來扶她。她站起來,說出自己家的位置,跟著女人,走出破廟,疾步回家。

        一路上,兩個人誰也沒說話。很快,到了她家門口,女人笑一笑:"小妹妹,到家了,這點兒錢你拿著。"

        她急忙推阻:"你救了我,我還沒報答,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錢!"

        "鞋墊全沒了,你怎么跟你娘說呀?你想讓她為你擔心呀?"女人見她不再言語,便一笑,"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姐姐走了!"

        "你是好人!"她頓了頓,"可是我知道,你不是女人,你是個男人。"

        他一下子愣住了:"我怕你懷疑我,所以......你怎么知道我是男的呀?"

        "因為我耳朵好,"她一笑,"謝謝你,好人大哥!"

        "是丫頭吧?怎么才回來呀?跟誰說話呢?"屋里,娘的聲音傳了出來。

        她一愣,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千萬不能讓你娘知道!"他小聲兒叮囑著,然后大聲兒說道,"我是買鞋墊的,還差一副,所以我就跟著她到你家來取了,大娘,家里還有鞋墊嗎?"

        "有!丫頭快讓客人進屋吧!"

        "不了,把鞋墊給我就成了!"他答道。

        她摸進屋,拿出一副鞋墊交給他。他又小聲叮囑她一句,然后,告辭而去。

        2.她愛上了他

        她每天都在想他?伤恢浪惺裁,也不知道他長什么樣,她更不知道他有沒有妻室。她心里有的,只有他那很像女人的說話聲音,還有那股男人的氣息?墒撬,只要他來了,哪怕是遠遠地對她一望,她都會在第一時間感覺出來。

        他真的來了。那是一個午后。他來到她的小攤兒前,靜靜佇立,沒有說話。

        可是她卻清晰地感覺到了。她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了燦爛的陽光。她上前一步:"好人大哥,是你吧?怎么不說話?"

        他走到她跟前,嘴巴動了幾動,還是沒有說話。

        她感覺到他欲言又止,說道:"好人大哥,有什么事兒你就盡管說吧!"

        他咬了咬嘴唇:"你......有......有錢嗎?"

        上午鞋墊賣得特好,她懷里真的有錢。那是她自打賣鞋墊以來掙得最多的一次,她甚至想著可以給娘買點兒好吃的。面對他的詢問,她沒有猶豫,把手伸到懷里,捧出那還帶著體溫的銅錢:"上午就賣了這么多,你再等等,還能賣幾副鞋墊!"

        他一愣:"你......不怕我是......騙子?"

        她搖搖頭:"你不是騙子,你是好人......大哥!"

        他把錢捧到手里:"謝謝你,過幾天就還你。"

        她笑一笑:"不用還了!"

        此時,他已走出老遠。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扭過身:"小妹妹,我叫成仁!"

        成仁!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成仁,她太興奮,以致于天上落下了豆大的雨點,她都沒有感覺到。直到大雨瓢潑,她才返過神兒,自己點了一下自己的臉,腮邊掠過一絲飛紅,向家里走去。

        賣出去許多鞋墊,卻沒拿回一枚銅錢,娘問她是怎么回事兒。她咬咬嘴唇:"鞋墊丟了。"

        娘搖搖頭:"不是鞋墊丟了,是你的心丟了。"

        "娘,你知道了?"她一愣。

        娘嘆口氣:"娘就你這么一個女兒,娘的心全在你身上,你的事兒娘能不知道嗎?那天晚上你回來,娘就知道你出了事兒了。丫頭,你把錢送給那個男的,應該,知恩圖報!但是從現在起,咱已不欠他的情了,丫頭,不要再想了!"

        "不!"她搖搖頭,"如果還有下次,我還會......"

        "丫頭,你咋那么傻?!"

        她揚起臉,淚水盈滿眼眶:"我知道我看不到東西,我配不上他?墒俏倚睦镉兴,永遠也忘不了他,我不圖他娶我,可只要我知道他有事兒,我就會去幫他。"

        娘的眼淚一下子淌了下來:"丫頭,娘不是說你和他不配,而是你根本不了解他。你知道嗎?他是亂黨!"

        她渾身一顫:"娘,你說什么?"

        "他是亂黨,娘全都告訴你!"娘擦擦眼淚,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自從女兒那晚被成仁送回來后,娘就發現了女兒的變化,她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于是,她托要好的老姐妹去打聽他的情況。這一打聽可真的讓娘嚇得半死。成仁是個學生,還留過洋,可就是留洋留壞了腦子;貋砗笏拐f什么天賦人權,還說要推翻封建帝制,要把滿清皇上趕出紫禁城,反正都是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他父母嚇壞了,趕緊硬按著他拜了天地,想讓媳婦和家來管束他?烧l知入洞房當晚,他竟然寫下休書,連夜逃走。隨后,他又四處串連,現在他們家已經和他斷絕了關系,官府也在緝拿他。實話實說,這個成仁,雖然不會殺人放火,可他的的確確比殺人放火的強盜還要讓人害怕。

        娘淚流滿面:"丫頭,忘了他,他是魔呀!"

        她的眼淚"撲簌簌"向下落著:"娘,從小起,我的世界就是黑暗的,是成仁給了我光明,我不管別人怎么看他,我也不管他最后是不是被砍頭,我不會忘了他,因為他才是我的世界!"

        娘痛苦地搖著頭,猛地舉起了巴掌,卻緩緩放下,一把把女兒摟在懷里,母女倆痛哭失聲。

        3.她又見到了他

        母女倆雖然痛哭,可她的心里卻充滿了陽光。因為有他。她每天都是那么快樂,她期待著和他的再次相逢。因為她知道,為了她曾經給他的帶著體溫的銅錢,他無論如何也會回來再見她的?墒,她沒有見到他,卻聽到了他的消息。

        他被捕了。

        她是擺小攤兒時聽到的。當時,整個街上都亂成了一團。她聽到了馬蹄聲,聽到了喊叫聲,也聽到了洋槍聲。很快,大家都說,那個亂黨成仁被捕了。她的心狂跳成了一團,緊接著,大隊的兵勇走了過來。她感覺到了,他的氣息。他就從她的不遠處走過。他的步伐很穩,他在不停地大吼:"打倒滿清,推翻帝制,重振中華!"她想撲過去,可是,滿街都是人墻,她真的過不去。她只能那樣,呆呆地聽著他被野蠻的兵勇押走。

        他被帶走了,她的心也要被摘走了。她回到家,求母親想辦法救救他,哪怕是打探到他的一點兒消息也可以。母親捧著她的臉,淚水砸到她的眼淚上,一字一句地說:"丫頭,娘要是能救得了他,娘還會眼睜睜看你流淚嗎?!"

        娘救不了他,她要自己救他。她知道想見他就要打通衙門里的人,還要打通牢房里的人。她苦思冥想了半天,最后想起了一個認識的人一地保。她要求地保幫她。

        第二天,她按時出去賣鞋墊,卻沒有擺攤兒,而是去了地保家。直接和地保說出她的來意,她只想見他一面。

        地保一愣:"這可是大案,你憑什么叫我幫你?"

        "我沒錢謝你。"她說著脫下了衣服。

        地保一閉眼睛:"穿上吧!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她眼里噙著淚:"因為他是俺男人!"

        地保呆愣了半天,點點頭:"晚上我給你信兒。"

        地保沒有食言,晚上他真的來了,可是同來的還有一隊舉著洋槍的兵勇。把她抓走了。娘當時就嚇傻了,哭喊著說各位老爺抓錯了人。她邊往外走邊說:"娘,你別哭了,我可以看到他了!"

        她真的又見到了他。是在死牢里。他滿身血污,腿已經折斷,臥在草堆里,只有那雙眼睛,依然能刺破黑暗。

        一見她進來,他愣住了,雙臂撐地,努力坐起來。她能感受到他受的傷,急忙摸扶住他:"別動!"

        "我這是死罪,你怎么那么傻?"他問道。

        "他們也以為我很傻,告訴我只要騙你說出實話,交待出你們的同黨還有你們密謀的事兒,我就可以領你出去,咱們好好的過日子。"她正正地看著他,又壓低聲音,"任何對你不利的事,我都不會做。"

        "你......你為什么......"

        "因為我愛你。"她看著他,"我知道我是瞎子,我知道我沒見過世面,我知道你不會接受我,可是我真的愛你。原來我想把你記在心里,一輩子不嫁人,因為我知道咱們不可能成親,F在我有機會了,聽他們說,明天......你不會再娶別人了,我可以做你的媳婦嗎?"

        "不!"

        "是我自愿的。其實我很明白,我走出這個牢房,就會和你一樣,走上斷頭臺。我不怕死,甚至我愿意去死,因為能和你在一塊兒。"

        "你個傻丫頭呀!"他把她緊緊摟在懷里。

        許久許久,她笑著說:"到那邊就好了,聽說那邊是黑的,那其他女人就和你一樣了,我可以堂堂正正地愛你了。明天就要上路了,為妻只能給你做雙鞋墊!"

        "不用了,你看我這腿,還用得著鞋墊嗎?"

        "要用!賣了這么些年的鞋墊,自己的親人才用上第一雙!"她取出隨身攜帶的工具,做起了鞋墊。

        殘月如鉤。小蟲子們停止了鳴叫,仿佛也怕打擾了他們親密地敘談和那溫柔地縫制鞋墊聲。

        4.她終于陪了他

        天快亮的時候,她就被帶了出來。官老爺問她任務完成了沒有,她說見到他就已經完成了任務。官老爺擺擺手,幾個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漢沖過來,老鷹抓小雞一樣把她綁起來,推到了外面。

        她被推進一個隊伍,隨著人流潮水般地向前走著。也不知走了多久,隊伍停了下來。她聞到了一股血腥味,緊接著,耳朵里灌滿了嘰嘰喳喳的聲音:"革命黨還有女人呀?""是呀,這娘們兒長得不賴呀!""她為啥要干這背叛祖宗的事兒呀?""瘋子,他們都是瘋子!"

        突然,她感受到了他的氣息,由遠而近,來到她的身邊。她扭臉激動地問道:"成郎,是你嗎?"

        "是我!我連累你了!"

        "沒有。能和你一塊兒上路,是我的福氣,我終于可以永遠陪你了!"

        "下輩子做個好人吧!"劊子手狂吼一聲,掄起了鬼頭刀。

        娘是很晚才得知女兒被砍頭的,她求老姐妹背著,來到刑場上,抖著手,用做鞋墊的針線為女兒和成仁連好尸首,然后在老姐妹的幫助下,把他們葬在了一塊兒。從始至終,娘都沒說一句話,沒掉一滴淚。

        七天后的一個晚上,兩個人敲開了娘的房門。他們告訴娘,他們是成仁的同志,那天成仁向盲女借錢,就是因為他們其中一人受了傷,急需錢治療,他們也是從成仁那知道盲女家的住址的。本來他們說好安排好起義的事情就還盲女的錢,沒想到成仁因為叛徒的告密被捕就義。因為只有成仁知道起義各主要成員的名單,他們想問問娘是否知道。

        聽完后,娘從最隱蔽處取出一雙鞋墊:"這是我那丫頭在臨刑前給成仁做的。成仁要和你們說的話全在這上面。"

        兩個人接過鞋墊看了半天:"大娘,這就是一雙普通的鞋墊呀,什么都沒有!"

        "丫頭從小就看不到東西,我就研究了一種用針刺的“字”,只有我們娘倆能看懂。"娘接回鞋墊用手輕輕捋摸上面的針腳,手指過后,她渾身顫抖,仿佛女兒又在跟她說話,"親愛的同志們,我是成仁,我通過這種方式把起義主要成員的名單留給你們,你們一定要繼續革命,推翻滿清統治和封建帝制。他們是......"

        記下了詳細的名單,兩個人緊緊握住娘的手:"大娘,您養了個好女兒,是她成全了革命,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歷史會永遠記住你們!"說完,向著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幾個月后,娘被人攙扶著來到女兒和成仁的墓前。墓兩旁,不知被誰栽上了松樹。娘用手摸著墳前擺的鮮花:"丫頭,成仁的同志們照顧娘了,你不用掛念了,你好好陪著他吧,你傳出來的情報娘已經送給他的同志了,他的同志說馬上就要推翻清廷了。他們說你也是革命黨,要給你請功記功。娘沒同意,娘知道你不為記什么功,你只為了成仁,因為你是真的愛他!"娘說著,淚水洶涌而出。

        身后,武昌起義的第一聲槍聲在遠處炸響......

        閱讀更多都市言情小說訪問美文閲讀網短篇小說欄目查閱,只為最純真的閱讀,一切成功源于積累,閱讀成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溫度的承諾,愿溫暖你疲憊迷茫的時光。

      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

      摘抄美文
      美文 隨筆 經典美文 感悟 陽光明媚 文章閱讀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
      18禁止观看的黄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