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zqr9m"></th>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legend id="zqr9m"><pre id="zqr9m"></pre></legend>

<tbody id="zqr9m"><pre id="zqr9m"></pre></tbody>

<s id="zqr9m"></s>
    1. 手機版 最近更新
      導航: 主頁 > 散文 > 愛情散文 >

      不愿有來世...第三章 相 處

      更新時間: 2017-03-09 閱讀:

        第三章相處

        2005年,新的開始,一切都令人期待......

        盡管我們相識已有一年,盡管我們兩情相悅,那多是在虛幻世界里發生的。

        現實中,真正相處不過二十幾天。

        從虛幻切換到現實,需要重建精神家園和物質家園。而這些,我們一無所有,也要自力更生,白手起家。

        最難的是——還需要清理以前的痕跡,十幾年沉淀下來的瑣瑣碎碎的事情數不勝數。一會兒那位女士讓你做這個,一會兒你女兒讓你做那個。為此,我吵鬧不休,軟硬兼施,翻來覆去地折磨你,直到脫胎換骨,重獲新生。

        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著,直到今天都沒有放松。

        2005年4月7日,恰好在兒子生日的這一天,我去了臺灣。

        臺北的故宮博物院令人吃驚!蔣介石從大陸撤退到臺灣,把北京故宮里的東西都搬到了這里。臺北的故宮博物院里珍藏著大量代表了中華古代文化的奇珍異寶。我有幸看到了——

        王羲之、唐伯虎的真跡;

        乾隆皇帝御批的奏章;

        光緒皇帝瑾妃陪嫁的翡翠白菜;

        周宣王時期的毛公鼎;

        連皮帶肉,肥瘦相間的東坡肉型石。

        在書頁上的歷史,躍然出現在眼前,真讓人目瞪口呆!。我的目光和幾千年前古人的目光都聚焦過這些物件,古人已灰飛煙滅,這些東西穿卻越了時光。

        那時我想:“沒有前世吧?也沒有來世吧?”

        臺灣人想獨立,不承認是中國的,真是無恥至極!刁民草寇也佩擁有這些?!

        從臺北去阿里山、日月潭;又從高雄到桃園,風景沒有太多的新奇之處,只是干凈、整齊,有條有理。這也是老蔣卷走了大陸億萬財富成就了這個孤島的經濟繁榮。

        每天都會打個電話聊幾句,哪怕三言兩語,也會讓心頭舒展一下。

        那時,還沒有“大三通”,去臺灣不是很容易的事,我跟著公司高層的領導們奢侈了一回。

        想兒子,想他,七天的旅程在想念中度過。

        我買了一對戒指,一個給你,一個給我。這個算是我倆之間的第一件家產。

        后來你去昆明,給我買了“一個”銀鐲子,后來又變成了“兩個”。這個也算是我倆之間的一件有故事的家產。

        那時,你一有風吹草動就讓我揪心的不行,比如感冒了,比如肚子疼了,比如沒有及時接電話了......

        一有異常也讓我疑慮重重,比如人在哪里了?是不是又回以前的家里了?是不是還藕斷絲連?

        從此,或你來,或我往。杭州——貴陽成了一條熱線,火車、飛機,花了無數的路費。

        2005年,我們商量著買部車,那時手里的錢也只夠買部最一般的車了,我們買了桑塔納2000,車號是浙A06L08。

        2005年7月買車,到2016年9月賣車,它任勞任怨、穩穩當當地為我們家服務了11年。

        你開著它從杭州到貴陽,從貴陽到杭州,縱橫千山萬水;

        我開著它送兒子上學,從初中送到高中,穿越幾個秋冬;

        我開著它從杭州到嘉興,從嘉興到奉化,歷盡人間百態。

        這是我們家第二件值得紀念的家產。

        2005年10月,啟動了更大的計劃——超丁村蓋房子。直到2008年完工,歷時三年多。

        可是,你不懷念住在半山的時光嗎?

        我們住的闊板橋社區是老格局,沒有后來新建小區那種氣派和華麗,卻也花草茂盛,樹蔭重重,整潔清爽。小區里住的都是杭玻職工,飯前飯后總有一簇一簇的人,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抬頭低頭都是認識的。

        每天,吃過晚飯后,我們去樓下散步,經過杭鋼體育館,你停下來看人家下棋,或看人家打牌。我和王天雨等得不耐煩就悄悄地溜走,到中聯百貨商店逛一圈,害的你東找西找,找不到人。

        周末,起早去菜場買菜,兩個人花十塊錢吃一碗雪菜米線+一個煎蛋+兩根油條。老板娘有點鄙夷地看著兩個吝嗇的人,愛搭不理的。杭州人比貴陽人也好不了多少哈!

        那年下雪,我們在杭鋼體育館前的草地上打雪仗,王天雨總是躲不過飛來的雪球,就氣餒地抱著頭蹲在那兒不動。

        “非法同居”了一年多,2006年5月18日,我們領了結婚證。沒有婚照、沒有婚紗、沒有婚宴。那天,我們仨買了個小蛋糕吃了,算是一場簡約到極致的婚禮!其實,在我的心里,這是最和我心意的婚姻,老天給了我最想要的,沒有其他奢求。

        2005年~2007年,在半山,我們停留了近3年時間。

        我們萬分珍惜在一起的時光,總有很多樂趣共同分享;我的眼里、心里只裝得下你和兒子兩個人。

        我是那么大方,愿意給予你一切;我又是那么自私,也索求著你的一切。不愿意有其他人分享你的一絲一毫,甚至是你的親人。這是無法達到的要求,所以總有一些含酸含醋的爭吵。只是每次在你的包容和冷靜中,我偃旗息鼓,反思錯誤。

        超丁村蓋房子是個艱巨的工程。那間老屋,破敗不堪,要推倒重建。我們認養的那個人也是多年不務正業,窮的叮當亂響,只會伸著手向我們要錢。

        在超丁村蓋一棟房子也是你堅決認定要做的事情事情,就興致盎然地開始操辦起來,從設計圖紙,到購買材料,假期里來做監工,忙的不亦樂乎。

        和農村人打交道,有時容易到讓你吃驚,有時難到不可想象。為了一隴土地,他們可以爭執到兄弟反目,鄰里成仇。我們花錢辦事,還要和顏悅色,知道他們貪錢,卻不能明明白白傷人家的自尊。遇到談不攏的事情,我來硬的,你來軟的,一來二去把每一樣事情都辦的妥妥帖帖。

        吃了多少苦不能細數!但想著運河邊有一座自己的大房子,想著可以吃最新鮮的塘棲枇杷,想著抬腳就能走到超山看十里梅花香雪海,想著隨時可以在千年古運河的廣濟橋上流連一番,那種誘惑不可言說!美妙無比!苦似乎都化成了甜蜜。

        家里的人和公司的同事眼睜睜地看著我做著這些事情,誰也阻擋不了!羨慕、嫉妒、恨不一而論。

        2007年,秋天,一番忙亂,我們搬進了超丁村的新家,這個家是我倆付出心血最多的財富。

        這個工程花光了你的錢,也花光了我的錢。

        從此,春看百花秋賞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與自然貼合得更緊密了。

        此時兒子已經上初中了,不再那么依戀我,反而想疏離一點,這個年紀的男孩兒很自我。身邊發生的事情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入不了他的心。只迷戀著他手機是否名牌,迷戀著他的鞋是否名牌。手機從諾基亞N85,到I4;鞋子從耐克到喬丹,迷迷糊糊地花了大把的錢!走在街上,你想拉著他的手,他堅決地把你甩開!這個臭小子!

        時光荏苒,日歷又翻到了2008年,這年的記憶帶著很多傷痛的烙印——

        1月10日起,下大雪。那雪,捋棉扯絮地下了十幾天。春運受阻,億萬人民在歸鄉的路上煎熬;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山崩地裂,幾十萬冤魂在黃泉路上奔涌!

        這是我們傷痛的記憶。自然的力量摧殘著這個國家,或許是它也看不過世風日下,丑惡不分,黑白顛倒的當下,鞭撻警醒世人吧!

        然而,8月8日的奧運會卻驚艷了世界!極盡華麗,極盡奢靡,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夢幻般閃爍的五環緩緩升起的時候,亮瞎了多少人的眼!

        林妙可小天使般的面容,干凈到沒有一絲凡塵的味道。

        第一次聽到莎拉.布萊曼天籟般的嗓音,穿透靈魂。

        國家花著大把的錢撐足了面子,也順便愉悅了我們。曲終散場后,留下的是虛空的“鳥巢”和落寞的“水立方”。

        那時,姥姥也隨著我們搬來新房子住,她生命的腳步已經走到了風霜雨雪的寒冬。神魂恍惚地看著人來人往,不再勤快地給人端茶倒水。

        天氣好時,下樓坐在臺階上曬曬太陽;興致好時,開車帶著她去逛逛超市;平時都是我照顧她洗頭洗澡;生病時,都是我陪著她去醫院。小時候,姥姥是我的依靠;現在,我是她的依靠。熬過了這一年,生命之燭的光亮越來越黯淡下來。

        熬過了這個冬天,卻沒能熬到下一個冬天。

        2009.9.13姥姥去世了......享年89歲。

        那時,你也在杭州家里。

        與我爸的猝然離世不同,她算是壽終正寢了。當時麻木到忘了悲傷,后來的日子里,一想到姥姥的樣子,一想到爸爸的樣子,想到再也見不到了,就那么,那么難過!

        姥姥,也葬在了半山公墓......

        一年中可以忽略很多日子,不能忽略“清明”和“冬至”。每到那時,就去祭奠,“慎終追遠”是中國人的傳統。

        真的很懷念姥姥包的素餡包子——把老豆腐切成丁,用油煎成金黃;胡蘿卜先用擦子檫成細絲,再剁碎;粉條燙熟軟了切碎;一定不能少了姜末、芫荽末;最后攙和在一起,拌成一大盆陷,多多地放新炸的花椒油,調好咸淡味兒。一大盆發好的面恰好已經等在那兒了。她一個人搟皮兒,一個人包,忙活半天,可以蒸出好幾鍋包子。我們放學后,迫不及待地抓起熱騰騰的包子,狼吞虎咽。

        我有個怪癖,愛吃剩包子。包子吃不完就會留到下一頓吃,就會多蒸一次,滋味好像就更足一點。

        我還有個怪癖,愛吃饅頭皮兒,每次吃飯時,蘭小偉他們會麻利地剝下饅頭皮扔給我,他們吃喧軟的饅頭瓤,我嚼硬硬的饅頭皮兒。此時,姥姥就會多一句話:“愛吃饅頭皮兒的人不缺衣服穿”。呵呵,真感謝姥姥的吉利話。

        姥姥可以用胡蘿卜做出各種各樣的飯食——胡蘿卜卷子,胡蘿卜餅子,胡蘿卜絲面糊,胡蘿卜咸菜。她說那是山東人日常吃的東西。

        那是我記憶里最好吃的東西。

        我爸就是愛在“吃肉”上打主意——什么“溜肉段”,“酥白肉”,“溜肥腸”,“熏雞”,在過節的宴席上他會好好地露一手,讓我們期待一整年!

        那是我記憶里最解饞的東西。

        懷念,在靜默的沉思中,在沉沉的睡夢中會一下子涌現出來,成了永遠也忘不了的悲傷......

        無論怎樣,日子還是向前移動,有你和小雨陪著我,還是有那么多希望!

        運輸跑了十幾年,大大小小的事故數都數不過來!休假期間,你也不辭辛苦地幫著去處理。把心操的稀碎,也沒發了大財。

        最大的問題是,時代的大環境變了,經過近20年的經濟高速發展,市場競爭全面鋪開。除了國家掌控的電力,能源,交通等壟斷企業。其他行業都使出了渾身解數,拼產量、壓價格,一通廝殺,成敗立現。我們單位逐漸掉了隊,業務量沒有增加,規模沒有擴大,價格一降再降,利潤一薄再薄,甚至到了虧損的邊緣。汽車行業的輝煌時代已成如煙往事,我們單位的黃粱美夢也快到頭兒了。

        潘總當了近15年的總經理了,沒有作為,只求安逸安穩。沒有了大好形勢的助推,黔驢技窮的本相一天天顯露出來了,也沒有了往日風光得意的勁兒。

        運輸的貨款往往不能及時結算,我們也只能順其自然。

        又有了一點小的積累,我們又策劃在貴陽買房子。

        2009年7月,你住進了貴陽買的房子,徹底結束了從山頂洞、學校宿舍輾轉挪騰的日子,終于有了自己安安穩穩的家!

        2010又買了一部便宜的小車,上下班免去了日曬雨淋地受罪;2014年,又豪爽地換成了Q5,得瑟了好一陣子!

        這是你生活的階梯,一步步高升。

        再去貴陽時,感覺與以往大不相同。不再是匆匆過客,要把自己的身心與這里的空氣、水土交融在一起。

        我們生活的這些年,沒能給到你最好的物質,卻給了你最好的心意。

        貴陽的家里,只要我在,時時都是窗明幾凈,飯菜可口;

        杭州的家里,只要你回來,總會把你愛吃的東西放在床邊,兒子都不動;

        只要我在,沒讓你洗過碗筷,沒讓你洗過衣服;

        只要我在,飯桌上,總是按規矩給你端碗添飯。

        你似乎也找回了一點當“大爺”的感覺。

        這些年啊,我們一刻都沒有停歇努力向前的腳步,為建設屬于我們自己的家園積攢著一分一厘的錢,使盡一點一滴的勁兒。日子過得安穩、厚實了。我們的“家產”也豐富起來,“百寶箱”里的東西也一件一件多了起來,閑暇時拿出來擺弄一番——十個手指都帶上戒指;鐲子四個、五個地帶在手腕上,金光閃閃,叮咚作響,那是小小的樂趣兒呢;得意時“嗻、嗻”地砸吧著嘴,被你揶揄:“得瑟!”。我一得意,也愛“哼哼...哼哼”地發出小調的聲音,也被你嘲笑過。

        無論在杭州還是在貴陽,我們都成了有房、有車、有車庫的人!

        生活安逸了,也會生出一些事情——

        太愛你了,卻用一種自私的方式。這些年下來,我還是改不了這樣的壞習慣?偸翘岱乐遣皇沁和以前的人有什么牽連?夢里出現了不開心的場景也要鬧騰一下;計較著你是不是也如我愛你一樣愛著我?會不會嫌棄我一點點變得平庸,一天天變得蒼老?心總是被狹隘的繩索捆綁得緊緊的,不得舒展,這是不是所謂的“作繭自縛”?我老是在犯了錯誤后反思,可接著還是會犯錯誤。其實,是你的包容縱容了我的肆無忌憚,時不時地作一下。

        2004年~2009年,整整六年了啊,卻還是天各一方地不能在一起。好在網絡視頻已經變得很平常,我們就每天開著QQ視頻,各做各的事。

        眼前的時代又變成了這樣——

        權利自由化像洪水泛濫來勢洶洶,國家被大大小小的蛀蟲啃噬得遍體瘡痍,貪腐上億的官員用手指都數不清;

        道德沒了底線,利欲熏心到不擇手段。奶粉里加“三聚氰胺”,食品里加“蘇丹紅”,豬肉里有“瘦肉精”,西瓜里有“甜味素”,喪失人倫的行為!

        青島的天價“大蝦”,南方的傳銷團伙,電信詐騙,明目張膽地搶奪!

        互聯網與我們初識那時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芙蓉姐姐”橫空出世!“神仙妹妹”后發制人!網絡歌手、網絡寫手、網絡明星如傭兵百萬的將軍,只要揮一揮手指頭,粉絲軍團廝殺到遮天蔽日,血流成河。

        鄧小平的時代激發了一批有膽識的人;江澤民時代滋養了一群貪官污吏;胡錦濤的時代已無法扭轉乾坤;分不清美丑、分不清男女的那些民間小事統統被歸結為“娛樂”;分不清正邪,分不清黑白的那些國家大事,統統歸結為“政治”。

        世界也不太平,9.11后,美國花了十年時間找到了元兇“拉登”,擊斃了他;發動了海灣戰爭,斬首了“薩達姆”;它管著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事,把心操的稀碎。

        不管世事多變,我們只能照顧自己的生活,貴陽——杭州,來來往往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了。

        借著我們廠最后的那點余光,我出差去北京、去青島,你從貴陽趕過去聚會;回杭州時,在馨香園,花中城,金溪山莊,輪換著吃大餐;每年春節前去大上海的徐家匯商圈瀟灑走一回。美好的生活,成為美好的回憶。

        日子就在這樣的來來往往中穿梭而過!

        2009年,兒子上高中了,我依舊是每天接送他。

        從初中二年級開始到高中畢業,我一直接送他上學。不論刮風下雨,還是酷暑嚴寒,沒有耽擱過一天。

        開著那輛桑塔納2000,清晨,急匆匆地送到校門口;傍晚,又忙碌碌地接回超丁村,穿越大半個城市。

        臭小子在學習上還是不開竅,稀里糊涂地念著書。三年一晃而過!

        似乎是哪個時候?傳說2012年是世界的末日。我帶著王天雨、蘭天晨、蔣舒悅一起去看了美國大片《2012》,山崩地裂,江海咆哮,一派末日危途的景象。

        還有一則笑話流傳:某人深信2012年是世界末日,窮兇極奢,花光了積蓄,等著世界毀滅。2012年到來了,卻是一片風和日麗,鶯歌燕舞的太平景象;工作、吃飯、睡覺、讀書,一如往常。只是他的日子過到了頭!

        2012年,兒子考上了北京的一所普通的學校,只有一樣符合了他的要求:離家要2個小時以上的車程!他一直被我太用心地照顧著,有束縛感,想離家遠一點,離我遠一點。別有用心的臭小子!

        時光如水,我們從相識到相見,再到相處,已經過去了近10年,有了習慣的生活模式——你每年的兩個假期來杭州,分別在最熱的季節,和最冷的季節;我則湊出五一或十一的長假期趕去貴陽小聚;疖嚽袚Q到了高鐵時代,24小時的旅途縮短為8小時;飛機票價格也隨之懸崖落水,從上千元到幾百元。沒怎么改變的是:網絡仍然是我們日常交流的主要渠道,每天的視頻像一日三餐般不可缺少。在外人看來太不可思議,生生的兩端,我們彼此站成了岸。我們卻無奈地美好著。

        2012年,兒子在北京,你在貴陽,我們仨分成了三個地方。

        生活的小時代又翻開新的篇章......

        此時,中國已經變成了“世界工廠”,大大小小的企業生產著五花八門、各種各樣的東西,銷往世界各地。發達國家把門檻筑的高高的,標準越來越嚴苛,價格卻越壓越低。西方國家用經濟戰爭掠奪著我們的資源,壓榨著我們的血汗!

        美國做了“楊白老”,中國做了“黃世仁”,氣勢卻還是顛倒著!

        資源消耗光了,空氣,土壤、水被污染了,癌癥高發區附近都有工業污染源作祟。自然環境被破壞得不可逆轉,生存環境變得兇險。盲目追求經濟高速發展付出了沉重代價!

        接下來中央又出臺了“科學、可持續發展”的方針大略。

        杭州,關停、搬遷了一大批高能耗、高污染的企業,半山的杭玻,杭鋼也在其中。

        2012年起,這兩個杭州北部的巨型企業就慢慢消失了,安玻公司由于是玻璃深加工,沒啥大的污染,搬到余杭區仁和鎮的工業園區。

        老潘、老余都結束了職業生涯,光榮退休了......

        而我,前途迷茫......

        生活的小時代又改變了節奏。

        似乎我都在說著我們和我的家人,我沒有跟你的家人長時間的相處過,有一層揮不去的疏離感。

        比如你女兒,我的小心眼界定了這樣的現狀,你盡做父親的義務,我不理不問;

        比如你媽媽,我隱約地覺得,她不滿意你原來的生活狀態,也不滿意你現在的生活狀態,小自私地打著小算盤,寡淡地應對著我們這樣的“外人”。我也界定了這樣的現狀:你盡兒子的義務,我不冷不熱地對待。她不像我家大人,對子女都是挖心挖肺地疼愛。

        你弟,你妹,僅僅是幾面之交,談不上更多。不像我家的兄弟姊妹粘的比較熱乎。

        第一次見你媽是2003年你們來杭州。在千島湖的那兩天,我和她住在一個房間。每天,我總是把換下來的衣服很快地洗干凈,涼出去。得到了她的一通夸獎:“蘭小明真勤快!”,還隨口冒出一句“XX很懶!”。

        2008年春節,你再次帶她來杭州過年,住在超丁村。就領教了她的小自私和小自我。

        大雪封路,竟鬧著要回去;

        去”新豐小吃”吃東西,她要了碗鴨血,我要了碗粉絲,落后又不想吃鴨血,你硬生生地把我的粉絲端給了她,讓我氣鼓鼓地不開心;

        只要看到我和你嘻嘻哈哈,親親熱熱的,她就滿臉的不高興;

        凡事要以她為主才行。每次坐車,我會識趣地縮到后排,坐在前排的人似乎氣勢更高一些。

        也在貴陽家里和她相處過幾天,別扭到不想待在屋里。我趴在地上擦地板,她會厲聲說:“打掃那么干凈做什么!”

        這合不了我的脾氣,敬而遠之。

        由此,我特別佩服你對待長輩的態度,總是默默地順從。我比不了,我對我爸、我媽算是孝順了,有時也免不了對他們不耐煩地頂嘴、大聲嚷嚷。

        總之,每個人性格不同,生活的氛圍不同,不能強行走進去,也不能強行拉進來。只愿大家都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微信掃一掃關注樂享閱讀!

      摘抄美文
      美文 隨筆 經典美文 感悟 陽光明媚 文章閱讀 知恥而后勇 哲理 門泊東吳萬里船 醉臥沙場君莫笑 小時不識月 心情隨筆 空間文 愛上你我很快樂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
      18禁止观看的黄在线观看